当前位置:首页 >> 同心园地

行 吟 乾 元

时间:2018-05-24      浏览次数:       来源:       字号:[ ]

  顺着S342省道朝西南方向疾驰,满眼绿意扑面而来,心肺肝脾似被纯天然绿色过滤了一遍,顿生晶莹剔透的清爽。

  从城市的尾气、喧闹声中到宜南山麓深处,就为寻找安宁和惬意,享受天然氧吧。未曾想,还没尝到宜兴“乾元”明前茶、喝到大山的水、吃到林中竹笋,身心反被沿途绿海所掳,真想路边打住,反扑大地,在柔软的绿毯上甜甜睡去。

  早有耳闻,太华镇乾元村是个怡情悦性的好去处,只是不知在何方位,也没有刻意的去接近它的存在。恰巧同事临时动议,极想捕获远离尘世的宁静。这个大山深处的村落,颇似古人笔下的“桃花源”,是山脚下深藏的一块瑰宝。若晋代陶渊明有缘到此,一篇清秀似水,神韵无穷的《乾元村记》必又传唱不衰。

  乾元村地处苏、浙、皖三省交界,坐落于天目山麓余脉脚下。自古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故其盛产毛竹、纯净水、茶叶。一幅立体的山、水、竹、树、茶隽妙风景画,也就给游人多了一份别样的山区韵味。

  春分后的清晨,雨后微晴。进入乾元地界,我们行驶在宽阔的黑色路面上,霸气的杜鹃花占据视野,染红山间,披拂沟壑,走进了农家小院,红色弥漫整个村落。一阵心动,顿觉脚板有力,热流上涌,急切地想揽山地灵性于胸,吐万丈豪情之气。

  乾元因何会让众多游人接踵而至?辞海解释,乾元,乾之元,乾是天,元是始,乾元即是天道之始。乾元之气,乃万物赖以创始化生的动力资源,通贯于天道运行的整个过程。难怪,吸天之仙气,吐地之灵气,山青水秀,枝叶繁茂,竹林簇拥,万物皆醒。假如不是这次前来,我会不会和他擦肩而过?多年以后,不知道会不会再度重逢?暗自庆幸,这次,我终于可以一窥他的“庐山真面目”,遨游“世外桃源”的仙境。

  始行村口,豁然开朗,遇一石板路,路面皆为山石铺垫,岁月沧桑,经过几代人的打磨,早已铮亮光滑,延伸到村的尽头。石板路一头连着大山,一头通向外面的世界。那些游人不远千里兴致勃勃慕名而至,借营露宿,赏花踏景,修身养性,而从大山走出去的孩子,无论求学、参军、做官、经商......,只要一想起家乡的风土人情,难忘的乡愁,一直挥之不去。

  氤氲着乾元人气息的石板路,是山里人的缩影,也是几代人原生态生活的真实写照。每天清晨,石板路上,山里人往来穿梭,肩扛扁担,脚穿山袜,腰别弯刀,上山砍柴伐竹,一路山歌弥漫。年长者,见面寒暄,三三两两围坐路沿基石,天南地北聊侃趣闻轶事,小到村民农保,大到“打虎拍蝇”,大有“不出深山处,自晓天下事”的得意神采。当高潮退却,且听下回分解之时,尚有余人犹觉未尽,怏怏作散。手捧一壶,嘴哼老调,悠闲于石板路,“笃笃笃”的脚步摩擦与石板碰撞组成完美的合音。

  民宅对面蓄一水库,循声前往,五亩见方,库水如洗,湛蓝如画,恍如高明的画家,握笔蘸满绿色随手地在水面写生点缀。同事们随水库栈道周围穿行,凉意通袭全身,习习而过,库水漫过溢洪道,顺石阶而溅,轰然作响,浪花四卷,虽不及壶口瀑布之雄伟,却不乏库水凛然之傲气。溯涧滩而上,觅水出处,竟不见其源。自上而下,涧滩水遇石即分,速度,声音,路线因遇石块快慢,大小,流向而变化着。它时而低吟,忽又高唱,水草在涧滩水的高压下只能驯服地低头。几只云雀翩跹涧滩底,恣意行走,不时觅食啄物,阵阵啁啾声与水和歌。涧滩水与库水合二为一,漫过众石,穿过水草,流过桥底,直泻下游,润泽众生,一路朝西奔腾而去。

  “一线天”乃乾元一大风景点,山底至目的地,约四里山路,众人大有“不到一线天非好汉”的气概。此山名曰“狮子山”,几亿年前,由于海陆变迁,今属泥盆系石英砂岩地貌形态,岩性坚硬。目视山顶,叠嶂如云,海拔约500多米。山下平旷,可见游人众多,有竹箨题记依稀可辨。往山沟而上,呈放射状水系,凸形坡,“V”形谷,泉水侧出,汩汩有声。同事越台阶,穿竹林,绕山泉,一会没入谷底,一会急转陡坡。看,笋之高耸与竹比高,不甘示弱;听,林中风涛沙沙簌簌,不绝于耳。试想,闻竹息,听竹语,观竹状,以竹为伴,与笋相偎,读书写字,吟诗作画,风声、竹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又是何等的动人风景。身临其境,即使身无分文,也算是有福之人的。

  众人继续结伴而行,行至200多米处,山谷崎岖,脚下乱石丛生,欲挡其道。有意志不坚者,憩于竹,观于笋,吮于水,坐于石,不再前行。上之愈远,愈见其陡。前者呼,后者应,渐行渐远,跟随者业已了无几人。踏九十个台阶,相搀而上,终见“一线天”,两壁夹峙,一块高达40多米,长80多米的长方形巨石,中间能容一人上下,如同大山被利斧从中劈开。人行其中,透过树藤密蔓,树梢叶尖,仰望苍穹,蓝天仅存一线,颇有“一人当关,万夫莫开”之神奇。诗云:“云里石头开锦缝,从来不许嵌斜阳。何人仰见通宵路,一尺青天万丈长。”

  我想,游山川大地,观天文,察地理,欲有所得,须山险而无所畏惧,路远而绝不放弃,方悟其之奥妙。瑰丽,雄伟,奇异,未知领域,往往处在险远之处,非常人能足至。曾记得,30多年前,村中三、五顽童进山寻雁来蕈,你追我赶,不知不觉到达山顶。可惜的是,再也不能逞当年之勇,不然,又可心生一份少年情。

  而今,乾元村已为外人所知,“驴友”们为之探险,游人们为之着迷,文人们为之泼墨抒情,拍客们为之推介宣传......这里,不仅仅是风景,一座山,一棵竹,一块石,一潭水,它既是心神驰往的精神家园,更是一种生活符号,接地气的文化标记。(宜兴市陈敬良)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