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同心园地

笔墨情

时间:2018-07-09      浏览次数:       来源:       字号:[ ]

  我出生于五十年代,记忆的童年,是在江南小镇的乡政府院子渡过。小学三年级时,语文老师教同学们写作文,并且对大家说:“同学们!写作文最好用钢笔写。”但在国家困难时期,能够温饱已属万幸,一支钢笔是奢侈品,我人小鬼大,灵机一动,“自力更生、丰裕足食,”开始勤工俭学,放学归来我就背着小花箩,和小伙伴一同割猪草,晚上把猪草洗干净,清晨就去集市卖猪草,猪草每斤二分钱,一天我能获得一角钱,有时只能获得五分钱,两只小手都是血泡,但咬紧牙关,硬是坚持下来,日积月累我终于有了三元六角钱,在供销社买了一支“英雄铱金笔”,那高兴的心情难以言表!班主任老师在全校表扬了我,当年我只有九岁,我用这支钢笔认真学写作文。

  文革期间我断断续续读完初高中,这支英雄铱金钢笔,一直陪伴着我,她是我心中的宝贝。偶尔的机会,在姨妈家发现一本钢笔字帖,死泡硬磨抢了回家,对着钢笔字帖着魔似的临摹,为我日后写出一手端正的硬笔书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也开启了我人生的启航之路!

  七五年我高中毕业去农村插队落户,三年的知青生活,尽管劳作相当艰辛,但我从未放弃心中的希望,在农村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认真改造自己的“资产阶级思想,”我担任了新建村的理论辅导员及宣传队长。新建村里有位“芳华”式的人物,他从部队文工团转业,当了村办厂的厂长,兼职做了我们宣传队导演,在他的指导下,我用英雄铱金钢笔为宣传队编写了农民喜闻乐见的对口词、群口词、小戏等剧目,方圆十里都知道我们的宣传队,给当时的农村带来一道亮丽的风景!

  七七年改革开放吹来第一缕清风,与我们家有切切相关的就是恢复高考,两个弟弟先后考上了大学,我因是知青,为解决户口问题,父母亲一定要我考中专,七八年我被录取了无锡商校,学的是会计专业,当时百废待兴,一个斩新的时代来到了!“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无锡商校是我人生启蒙的母校,这个时候我才知道一手好字、一把算盘是我日后就业不可缺少的工具,见识了王義之的天下第一帖,正式开始学习书法,我对钢笔字和毛笔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商校的早自习、晚休课主要是练钢笔字、练算盘,专业功课再忙,每星期书法课是必不可少的。这在当时是快速培养会计人才的有效途经。

  八0年我中专毕业分配至常州纺站,当去企业报到时,我们财务科长面带难色:“怎么来了个姑娘,结婚生孩子会影响工作,我们要男同胞!”立刻要我填一张档案表,还要我参加单位当天的珠算比赛,一手经过训练的钢笔字;算盘比赛我得了第一名,当即科长笑的合不拢嘴:“科班出生不一样,巾帼不让须眉!”我留在常州纺站工作了六年,纺站是商业大国企二级批发站,计划经济时统购统销,主管部门属江苏省纺织品公司,江苏每季度有十七个纺站进行汇总财务报表,工作量非常大,由于原来没有电脑,全靠算盘计算,省财务处长就点名要我列席参加季度科长会议,我的任务就是独自完成汇总十七张经营情况表,因为既快又准、字迹清秀,得到参会人员一致好评。在会议上我认识了无锡纺站的财务科长,八六年结婚生子,因丈夫在无锡工作,凭着一手钢笔字和一把算盘,我作为引进人才调至无锡纺站。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化,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转换时,无锡纺站破产了,面临下岗分流之时,我凭借着一手钢笔字,一手好文章,一把铁算盘,参加了无锡交通银行的应聘,非常幸运!三十五岁的我从此步入了金融界!我曾经用钢笔,当然英雄依金笔早已换成派克笔了,一星期写四篇大中型企业的首笔贷款调查报告,银行业务做的风生水起,职级和年薪都提高了,生活也得到了很大的改观。

  2013年我退休了,算盘早已经是文物了,钢笔字也用的极少,曾经是谋生的工具都在新旧更替。新时代日新月异,科技电子化的全面普及,人的观念也彻底改变了,人们由物质生活转向精神生活!退休以后我上无锡老年大学再续笔墨之情,认真学习书法艺术。书法能使人修身养性,书法能使人精神愉悦,书法能使人博古通今,书法能使人凝心聚神!五年的书法学习,我参加了市级以上的多次书法展览,成为无锡市书法家协会会员。去年五月五日在上海图书馆参加了中国女子书画展览,一幅醉翁亭记得到中央电视台书画频道的满屏播放;七月份与无锡民革中山书画院参加台湾书法交流,我写的一幅韩愈的早春被录用为“江南如画”的请帖。每逢春节我参加公益活动,为无锡市民写春联,弘扬传统文化。笔墨之情让我老有所为。

  岁月匆匆,人生易老,转眼间我已是花甲之人。回首往事,倍感笔墨情重,笔墨让我获得知识,笔墨让我展示才华,笔墨让我改变命运!是笔墨陶治了我的情操,是笔墨丰富了我的人生。我与笔墨难分难解,我与笔墨情深意长!(梁溪  王晓燕)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