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

三代人的相亲史

时间:2018-09-30      浏览次数:       来源:       字号:[ ]

  “阿民,快把你的裤子借我用用,明天对象全家要上我门啦!”

  阿民是我公公。听他讲,50多年前,他从饿得肚子瘪削削的农村考上了常州铁路技校,学校不仅包吃住,居然还发制服。那一身蓝色工装,不说那布料有多么挺括,也不说那做工有多么精致,单是那几棵小小的铜纽扣,在村民眼里,简直就成了发光的小太阳。和他们身上土布缝的大卵泡裤子比起来,太有板有眼、有模有样了。所以,村里凡有相亲的小伙,必会提前来商借这条裤子。上衣有学校标志,会露陷。借裤子,决不能忘了还有条配套的皮带,解掉捆着稻草或麻绳的腰身肥大的土裤,穿上工装裤,马上能增加底气,让女方家人眼睛发亮。与公公年龄相仿的几个小伙,都靠这条裤子娶上了娘子。

  只有公公例外。他四岁丧父,弟兄六个,全没上学,就在队里挣工分,到过年只分到100来块,只够买点粮食填半个肚子的。那天,媒婆领来了一对相亲的母女,女孩的娘很精明,他没有被公公下身那条笔挺的裤子所迷惑,而是先打量了一下米屯,正是阴历八月里青黄不接的时候,米屯早见底了。她又偷偷从手心里掏出一只铁钉,戳一戳墙壁,就明白了外表看看像砖房,内里却是土坯房,所以,不顾家长热情的挽留,也没在意公公渴望老婆的眼神,饭也没吃,扭头就走。

  这就是我公公一代的相亲真相。

  时代的车轮转得飞快,很快轮到我丈夫一代70后登陆相亲现场了。

  这个时代的姑娘还是保持着羞涩,第一次上男方家,绝不多说一句话,多吃一口菜。坐在长凳上,低着头,扭着手,大人自会帮他一一问询。还是听我公公不经意透露,那次,我老公前女友的娘来乡下看人家,城里纺织厂当工会主席的她最关心的是,小伙子有几个弟兄,在哪里上班,有没有存款,父母有没有退休工资。世代农民的,往往不吃香。当兵的或在国营厂当工人的,最受欢迎。好几个长得不顺眼、甚至腿有小残疾的小伙,也抱得美人归,那是女孩受够了种田的苦,就想通过婚姻,跳出农门,成为居户。父母都是赤脚下田的农民、城里根本买不起房的老公,就那次被前丈母娘一票否决了。

  40后,拼粮仓;70后,拼户口。90 后呢?

  前不久,江阴电视台就举办了一个相亲大会,年轻人没来多少,代替他们来相亲的以父母为主。人品好、看对眼、性格好,成为这些父母口中的寻缘高频词。我侄女在相亲会上溜达了一上午后的最大感受是:“居然没看见一个相亲资料上要求对方有本地户口,或者有房有车,简直就是良心寻亲。”

  再看电视相亲节目,本科学历、工作稳定、情商高、会生活、懂体贴------这些都是出现在高收视率节目中的热词,“真那种一上来就要房要车,对比家庭出身的,基本没有。”婆婆为帮孙子找佳偶,每期必看《非诚勿扰》,她感叹道,“女方挑对象,要看人品、能力、担当;男方挑对象,要看性格、修养、内涵,物质条件是最不需要考虑的,现在男女双方物质条件都不错哪。”

  96年出生的女儿用一句“鸡汤”在微信里传达了自己的婚恋观:“幸福不是你住的房间有多大,而是房间里飘出来的笑声有多甜。”

  从看财到看人,从看房到看“能”,一家三代人的相亲史,生动倒映出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经济在腾飞、择偶观念在归真的新景观。(江阴  梅玉珍)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