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

台属说说心里话

改革开放40年我家的变化

时间:2018-09-30      浏览次数:       来源:       字号:[ ]

  平生最大的遗憾是家庭出身、社会关系不吃硬:父亲和伯父系国民党上层人士,解放前夕逃离大陆,去了台湾。如此显眼的家庭背景,使我背了20年黑锅,抬不起头,历次政治运动为被密查和挨整对象,整你没商量,等待我的是没完没了的“改造”,“脱胎换骨”重新做人,那逝去的20多年---人生最宝贵的青壮年时代,饱经颠沛流离,尝遍苦辣辛酸,历尽人问沧桑,真是一言难尽!

  我永远忘不了1980年早春那天,我从乡下来到县城办事,事情办完后想放松一下,傍晚走进城中一家电影院,只见前面二三十排坐满了人,原来是县里在此开三级干部会议,尚未散场。作为购票入场的观众,我暂坐后排等候,忽见一位干部登台,说是传达“中央文件”。原来是传达中央对台工作六条,乃洗耳恭听。中央文件明确规定,对国民党去台人员家属不得歧视,要一视同仁;海峡两岸通信自由,不得阻止;对从台湾回大陆探亲的台胞以礼相待,来去自由,并且可以在家住宿.....我听着,听着,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莫非此刻在睡梦中?

  我寻思,这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拨乱反正,开创新纪元;是改革开放之后党的对台方针政策重新定位,消除以往剑拔弩张的敌对状态,确立两岸同胞一家亲新理念。令我激动不己,想不到不惑之年时来运转,被“打入另册”、遭人歧视的我辈,从此可以跟周围的人“平起平坐”,不由得欣喜若狂。

  不消说,是改革开放送来的春风,吹暖了我的心房。于是我打消多年来的顾忌与自卑,有恃无恐通过香港、美国的亲友转寄信件(那时海峡两岸尚未通邮),发至宝岛台湾,试图跟久别的亲人接上关系。

  蔣经国先生晚年,忽然有所感晤,大发善心,开放岛内民众赴大陆探亲,书信往来亦放宽,无须“中转”可以直接跟台湾通邮,从此可以互通讯息,互报平安,鸿雁传两岸,家书抵万金。我在信中告诉亲人:改革开放之后,大陆社会发生可喜的变化,如今我们台属政治待遇大为改善,今非昔比,日子好过多了。

  通过平反冤假错案,落实政策,我这位科班出身的高年资医生,得到政府器重,从“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楼梯最下层”(农村合作医疗岗位),上调江阴人民医院,从事儿科临床工作,专业归队,得以发挥我的技术专长。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当上政协委员和台属联谊会秘书长,历12 年之久。每年春天政协会期与会,并且列席各界人民代表大会,聆听政府工作报告,参与国家大事,行使参政议政的权利,可以各抒己见,畅所欲言。

  那些年,我们政协委员中的台属,每年有一次出访参观学习的机会,由政协和“台办”领导同志率领。旅途中我特意选择一些“敏感”镜头,诸如,南京中山陵刻有“中国国民党”和“青天白日”标记的那块石碑,原“总统府”正门,奉化溪口蒋氏故居和蒋母之墓....我有意将这些彩照寄往台湾,让在台从政的亲人们赏鉴,“尽在不言中”,物换星移,时过境迁,人非草木,焉能没有感触!

  我利用台属身份和父辈在台湾的影响,从事沟通亲情、乡情的工作,常在台北市江阴同乡会会刊《江阴乡讯》上发表文章,“投其所好”地报道家乡动态,市政建设新貌,工商经贸发展,风土人情,历史掌故,海峡两岸家庭悲欢离合的故事....促使台北江阴同乡会和江阴台属联谊会互通信息,相互交流,友好往来不断。并且推动同乡会诸公回江阴投资办厂,促进地方经济建设与发展。台北市江阴同乡会关爱家乡,热心助学,募集一百万元善款(折合人民币)设立故乡子弟奖学金,每年提取利息奖励“高考状元”。同乡会主管每年初秋特地返乡,主持颁发奖学金仪式。这是改革开放后发生的难能可贵的新鲜事。

  在我的推动下,父亲、伯父和同辈们相继回大陆探亲祭祖,受到上海市政府和地方政府官员的热情接待。我动员父亲到地方政府和政协回访,拜会有关领导,戏剧性地将国民党和共产党官员撮合在一一起, 握手言欢,畅叙乡情亲情,增进相互了解,消除敌对情绪和不必要的歧见,捐弃前嫌,“相逢一笑泯恩仇”。

  我们家最可喜的变化是,子女有不错的工作,事业有成。吾儿大学毕业后进入银行,他工作踏实,任劳任怨,克已奉公,年年被评为先进,再得到职务上的提升,目下担任某银行党支部书记和行长。女儿通过国家统考获得专业技术职称证书,在供电系统当主办会计,她工作勤勤悬恳,忠于职守,得到好评。在以往强调家庭成分、出身、社会关系等等的时代,意识形态极左的时代,我们台属子女(特别是家庭背景显赫者)能如此造化吗?想都不敢想啊!

  最近30年来,随着家庭收入不断增加,经济情况日益改善,我们搬了5次家,住房条件和周围环境一次胜过一次,如今三代同堂,有个温暖幸福的家庭。

  我和周围的台属朋友们聚在一起闲聊时,总爱抚今追昔谈家常,对如今的处境无不感慨方下。最感欣慰的是,我帮不再是被打人分册的二等公民。低人一等,低调皮日。以往思气存声“央着尼巴做人”的自中心理、心头压抑感扫而光,可以昂首挺胸阔步,堂堂正正做人。

  啊,党的对台政策暖人心!

  抗战胜利后,家父曾在国民党中央执行部、南京鼓楼三民主义青团中央团部任职(跟李宗仁的秘书程思远同坐一室办公); 伯父曾任第三战区司令顾祝同的少将秘书,抗战胜利后任江苏省松江专员(统辖上海周围8个县),立法委员,去台后为“资深立委”。两位长辈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先后回大陆探亲祭祖,得到政府有关部门热情接待。

  吾儿谢澄晖毕业于南京审计学院(今为南京审计大学)金融专业,原担任江阴招商银行行长,2017年1月,无锡招商银行领导将他调派至宜兴招商银行“扶贫”,担任宜兴招商银行党支那书记和行长(提升两级),要他在宜兴蹲点2年,改变其落后面貌。

  作者系上海医科大学儿科系1958 年毕业生,行医一甲子, 江阴市人民医院儿科主任医师(退休)。我们老两口户口附在女儿谢蓉晖名下,原来住澄康路9号402室(原属花家坝社区),现居住御峰花园12单元402室,跟儿孙们住在一起。(江阴  谢基立)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