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

从钢笔铅印到讯飞

——改革开放40年来的法院变化

时间:2018-09-30      浏览次数:       来源:       字号:[ ]

  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实行改革开放的时候,我才13岁。那时候,有位当兵转业的门房叔叔在江阴机关里工作,逢年过节回到村里总穿着深色制服,戴着大盖帽,很神气地在村里走来走去。后来才知道他是在法院工作的,是一名法官。那时曾听他闲谈讲过案件,如何如何惩戒坏人(当时刑事案件居多),心生向往,于是在渐渐懂事后立志当一名法官,高考的时候就填报了政法院校,1988年毕业后顺利进入江阴法院工作。

  刚进入法院的时候,是在刑庭做书记员工作。那时候每周都要下乡,跟着法官外出办案的时候,我要带好卷宗、笔录纸、钢笔等,尤其是钢笔,每天都要吸足墨水。做调查笔录的时候,大多数是坐在小板凳上,膝盖垫上厚厚的卷宗,有时候卷宗薄了点,还垫过木板。笔录做完,腿麻得都站不起来。

  除了做笔录,还要打印判决书。那时候法院一共配有一台“四通”打字机,一个打字员,是打在蜡纸上面油印的。油印出来的字样很不清晰,而且那时候为了节约纸张和蜡纸,字都打得很小,校对的时候,眼睛非常累。如果一份判决书上面有一个错别字,就要整张纸重新打印,所以打字员在那时候可是重要岗位,我们书记员都要小心翼翼地不敢得罪他们!打印出蜡纸后要用手推油墨印刷机印刷,刷油也是个技术活,刷得太多,容易字迹发糊,一不小心就成一个个墨团,刷得太少,字迹太浅,纸张吃油不牢的话,就容易掉,也看不清。几年书记员当下来,我的技术炉火纯青,既确保文书质量,又节省了力气。

  到了90年代中期,打字机换成了电脑。当时还没有windows操作系统,我们也不使用word,而是金山公司的wps。电脑的出现第一次解放了书记员啊。那时候我已经是一名初级法官了,虽然草拟判决书还是需要手写,因为全院一共只有一台电脑。不过因为电脑通过打印机出来的材料,字迹清晰,速度更快,关键是修改非常方便,要改哪个字就改哪个字,不需要全篇重来。过了几年,到了2000年的时候,院里给每个庭都配备了一台电脑,我也开始学习打字,那时候流行五笔字型,为了提高效率,我也专门学了打字,慢慢地开始用电脑拟稿了。

  社会发展越来越快,很快开庭也用电脑记录了,每个审判庭都有专门的电脑。为了提高庭审效率,刑庭最先开始使用“亚伟”速录机,书记员记录更快,法官几乎不用等候书记员,让庭审节奏更快、更流畅。

  2010年前后,最高法院提出建设“科技法庭”,庭审笔录在制作的同时,法官、当事人、代理人都同时看到,并随时可以提出修改,庭审结束后打印就可以直接签名,不会再出现长时间的核对和修正,效率更高了。

  2018年,江阴法院在科技法庭引入了“科大”讯飞语音输入,当事人在庭上的陈述直接由麦克风输入后转化为文字出现在屏幕上,书记员只需要偶尔稍作修正,正确率非常高,既提高了庭审效率,又最大程度还原真实,这是科技带来的革命!

  回首改革开放这40年来,就我所在的江阴法院的方方面面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从记录这项工作来说,从钢笔、铅印、到讯飞,无异于从刀耕火种到星际穿越。这一切,都得益于党的正确领导和英明决策,得益于改革开放的伟大决定。一路走来,我愈发深爱当初的选择,唯有勇于担当、扎实工作,方能无愧于时代、无愧于江阴这方热土,以良好的工作业绩迎接改革开放40周年的到来,为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贡献力量!(江阴  王新达)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