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

乡聚随笔 感恩改革

时间:2018-10-12      浏览次数:       来源:       字号:[ ]

  农村拆迁了,父亲搬家了,周末我去父亲家蹭饭。

  走进父亲所居的安置房小区,呈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幢幢需要仰望才能看到顶的高大建筑,黑白相间的墙体错落有致,楼下的停车场上停着一排排汽车,道路旁种着香樟和广玉兰;一条石铺的弯曲小径把花丛和草地分隔开来,花丛里盛开着粉色的杜鹃、火红的石榴、斑斓的月季,绿油油的草地中间有一个很大的广场,这应该是大爷大妈锻炼和跳广场舞的地方,广场边上摆放着健身运动器材。看着设置完善功能齐全的社区,我为父亲晚年生活在这里感到高兴。

  父亲住在二十六楼,是一百零五平米的套房,三居室,二厅、一卫、一厨,每个房间都配置了空调和电视机。厨房里冰箱、热水器、微波炉、电饭煲一应俱全。卫生间里宽敞的淋浴房、整洁的洗漱柜。阳台上,除了台洗衣机和拖布池,还放了二盆吊兰,二盆绿萝和一盆文竹,给居处多了几分生机。“还不错吧?”看着我仔细打量着这一切,父亲不无得意。我忙着点点头,连着说了几个“好”字。这就是我父亲现在的生活,这是一个普通农民(可能要叫市民了吧)现在的家。

  坐下来后,父亲不无感慨的说:“谁能想到会有这么好的住处,会有这么好的日子,做梦也没想到。以前住在老屋里潮湿、阴暗,可说是与鸡鸭同室,与兔猪为伴。逢阴雨天,一股霉味,混杂着家禽家畜的异味,室内空气就变得格外沉闷,使人心情糟透了。”

  说话间,我的大伯来了,是父亲打电话叫他来的。大伯刚过八十大寿,还是和我印象中的一样健壮,红润的脸上并没有留下岁月的沧桑。前后脚又来了两位老村上的邻居:萍姨和周婶,萍姨六十几,周婶七十多。她们说很惦记我,知道我回来后特意来看看我的。她们都是看着我长大的,因此自然而然的谈起了我的童年。周婶还谈起了我小时候的一件趣事:“那时你大约4、5岁吧,提了个竹篮子,里面有几根你捡的枯树枝,我故意拦住你,要你给我两根,你把篮子藏到身后,用手护住,连连说我要拿回去烧饭用。你说说,这么小就这么懂事。你还记得吗?”我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了,我不解地问:“难道那时连烧饭的柴草也不够吗?”“是啊!我们这里人多田少,柴草和粮食的分配是和工分挂钩的,一些孩子多劳动力少的家庭就难了,粮食不够吃,柴草不够烧,只能去捡树枝。那时煤球是供应的,只有城镇户口的居民有分配,农民没有分配。有人得知望亭发电厂烧过的煤灰都是倾倒在太湖里一个无人的小岛上,有小部分煤灰呈黑色可以拿回家当燃料,好多人就搭伙驾着小木船到太湖里去挖煤灰了;还有人到江阴的芦苇荡里去挖黑土当燃料。其实那些煤灰的火力是十分微弱的,烧顿饭要一直守在炉子旁,要不停的加煤灰饼,但有什么办法呢?总比没有好吧。”大家听了不免一番感叹。

  “没想到”,周婶打破沉闷,“邓小平分田到户,没几年,米也有了,柴也有了。一样是那么点田,一样是那么多人”。

  “田是自己的了,每个人都全身心地扑在田上,偷懒的人没了,敷衍塞责的人没了,得过且过的人没了。精心耕种,自然田地就会回报你了。”大伯接着说,“而且装满煤球的拖拉机也出现了,三天两头绕着村子喊卖煤球,再过几年,卖煤球的少了,代之而来的是充煤气的吆喝声,装着煤气瓶的电瓶车在村子里一天转几次。到现在卖煤球的拖拉机,换煤气的电瓶车都没了影,更方便的管道煤气把它们赶跑了。”

  在我们谈话间,父亲已准备好饭菜,并招呼二位阿姨和大伯跟我们一起吃。我看了看,糖醋排骨、清蒸白鱼、咸肉鳝筒,一盆河虾,两个素菜:炒豆苗,炒金花菜,汤是紫菜豆腐汤,还有一盆红烧螺丝,父亲知道我最爱吃这菜。

  饭桌上,大家很健谈,萍姨指着桌上的菜说:“那时要逢年过节才会买点肉、鱼,可是现在天天有荤腥,朝朝换新鲜。我现在最怕的、最难的事是去菜场买菜,面对陈列着的一年四季应有尽有的菜我不知道买什么好。转了两圈,挑了几样认为是合适的菜,却总是应付不了孩子们吃叼了的嘴。”父亲对我说:“你还记得你小时候吗?那时吃菜能挑剔吗?菜地里长啥菜,就吃啥菜。是茄子、长豆的季节,天天吃长豆、茄子,蒸茄子、炒茄子、长豆烧茄子、咸菜烧长豆,一直吃到长豆、茄子的季节尽了。”“对”周婶接着说:“菜地里长啥吃啥,纯农户没有一个会去菜场买菜的。自己的鸡生了几个鸡蛋也舍不得吃,那时伍分钱一个鸡蛋,卖了要给孩子们买铅笔、本子,买油盐,生产队里六、七毛钱一个工,要等年终分红,去除稻谷钱、麦子钱、柴钱,家里劳动力多孩子少的能余几十块钱,而劳力少孩子多的家庭反而会欠生产队钱,就只能靠政府救济补贴了。真的,那时起早摸黑,一年到头在田里忙,到头来还是个勉强温饱;现在什么也不干,党和政府每月给我们八百多元钱,孩子们的收入也高,想吃啥就买啥;出门乘公交不要钱,进公园景点玩也不要钱。现在这日子是做梦也想不到的。”“对”我大伯说道:“我是知足了,一个国,有十三亿多人,当这个家不容易啊!三四十年间,发生这么大变化,国富民强,邓小平英明,习近平伟大。”“可是还有那么几个人,自己管不好自己,却总是喜欢指指点点,发些莫名其妙的牢骚,真是上了白粮船,忘了吃糠时。”父亲补充说。

  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用最质朴的语言,表达了内心真实的想法,表达了对党、对政府由衷的感恩之情。

  回家的路上,望着灯火灿烂的和谐小区,我为生活在新时代的家乡人感到自豪。(农工  朱丹巾)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