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统战动态 > 民族宗教

一位统战老兵的扶贫日记
——曲卜藏村分红记

  “曲卜藏”藏语意为“有山有水的地方!”

  12月16日,周三,是个寒冷的日子,极为普通的一天。但对于生活在海拔3000米以上、尕楞乡曲卜藏村的村民来说,是个吉祥的日子!三年前,村里发挥草山优势,利用“梁溪—循化”东西部扶贫协作资金100万元,开始发展生态羊养殖业。今天,这个项目又要分红了!

  从县政府到曲卜藏村大概60公里,海拔由1800米升至3000米,途经积石、街子、文都、尕楞四个乡镇,跨越半个循化,从黄河谷地进入藏族之乡。

  沿着黄河路向西,气势磅礴的草滩坝清真寺拔地而起,中国宫殿式建筑,配合撒拉木雕,外饰彩色琉璃瓦,交相辉映,令人不禁赞叹工匠们的精湛手艺。据说,当年王震将军率领解放大军抢渡黄河时,部队驻扎于此,所以这里是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在全县最热闹的三叉集镇,右转进入“民族大道”。这是去年集全县之力,只用短短两个月时间拓建而成的,代表了循化速度。东侧是撒拉族祖地—骆驼泉,以及街子清真大寺、手抄本古兰经珍藏馆;西侧是正在开发的骆驼泉两期项目,由撒拉族古建筑群、游客接待中心等组成的撒拉尔民俗园。庭院内各式果树花卉,高低错落。撒拉家宴远近闻名,各色包子和面点琳琅满目,手抓蘸上循化线椒熬的辣酱,让人久久回味。

  顺着循同路一直向南,右边是吾土斯山,山顶有全县最大的光伏基地,每年收益用于贫困群众分红。左边是孟达山的北簏,正在规划一个简易机场。前半段是撒拉族传统村落,如:洋库浪、波立及、塘坊、果什滩村等。后半段是文都藏族乡、十世班禅大师的诞生地!大师一生爱国、爱党、爱自己的民族、爱自己的宗教,始终不渝,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受到了全国各族人民的爱戴。

  当地几家文化企业都集中在这一沿线,有:生产黄河石画的博艺公司、传承撒拉刺绣的圣驼公司、生产唐卡和藏香的岗拉、嘉日岗藏公司等,虽然规模不大,但产品很有特色,是传承民族文化、促进百姓增收致富的“扶贫车间”,代表了撒拉族、藏族的民族工商业和手工业,产品在国内外展览会上屡获殊荣。

  去年,为筹建“循化特色产品展示馆”,欢迎全国人口规模较少民族脱贫攻坚现场会循化观摩会。白天,我在这几家公司边请教、边记录、边拍照,从原料组成、工艺流程、风格样式、文化背景等方面,做深入细致调研。晚上,边琢磨、边汇总,列素材、写讲稿。有时,还得从网上查阅资料,力求精益求精。然后,将企业介绍、系列产品、工艺步骤、扶贫收益等内容,虚实结合、图文并茂,石画、刺绣、唐卡、藏香一件一件,被细心地安放,游客们身临其境,能听到石头在唱歌,唐卡在颂经。

  继续向南前行,两边的田垄上,片片残雪,还有零星的麦穗,给这些散养的牛羊,还有小鸟们提供了用餐的好地方,牛羊个个长得壮实,喜雀撑饱了肚子,贴着地面飞行。路的两侧是笔直的白杨,叶子所剩无几,只有挺拔的树干,在凛冽的寒风中屹立。“伟岸,正直,朴质,严肃,也不缺乏温和,更不用提它的坚强不屈与挺拔,它是树中的伟丈夫。那是力争上游的一种树。”(选自茅盾《白杨礼赞》)我想,正是因为全县上下都有这种力争上游的精神,循化才成为全国第一个少数民族区域性整体脱贫摘帽县!

  从文都乡拐入尕楞,海拔陡升、积雪覆盖,山路崎岖、翻山越岭,仿佛进入了一个新天地。路口,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的语录高高竖起,“灵丽尕楞藏乡福地”广告牌特别醒目。脱贫攻坚奔小康、保护生态环境、小病不出村等口号比比皆是。盘山公路,左边是森林密布、丘陵绵绵,右边是断崖陡坡、梯田累累。山梁上、山坳里、山脚下,传统村落依山而建、高低起伏,犬牙交错。每座山头高高飞扬着五彩“风马旗”,“六字直言”巍巍壮观,为远方来的客人祈福。

  垒石砌的围墙、门前挂的经幡、内饰方格组合吉祥八宝等等,这些都是藏式民用建筑的标配。村头嘛呢房里飘来煨桑的烟火味,家家户户取暖冒出的牛粪味,还有被积雪滋润和阳光哺育后空旷的田野上散发出的泥土气息,交织在一起。夕阳映照下,佛塔泛着金光,安详地屹立在村中央。不远处,就是小麦收割后的层层梯田,还有三五成群、闲暇踱步的牦牛们。转经桶发出的声响,伴随着藏民的颂经声,时段时续,在空灵的山谷中回荡,“香巴拉并不遥远”!

  不知什么时候,一大一小两只野生鹿闯入了我们的视野,就站在离车不到十米的地方,着实让大家兴奋了一阵,这可是当地生态保护有效性和生物多样性的一个难得素材。记者小马赶紧用摄影机留下了这一刻,我也抓拍了几张。两只鹿边走步、边回头,好像在招呼着,一会儿,草丛里又嘣出两只,随后便神秘地消失了。记者小朱说:野生鹿是吉祥的化身,懂得感恩,知道大家来给村民办好事,所以才露脸,还是一家子,团圆喜气!难道这些鹿也知道我要回家了?一时间,百感交集涌上心头……

  自2017年“梁溪—循化”东西部扶贫协作以来,投入的第一个产业项目就在曲卜藏,所以我常来这里,前后不下十次。看过这里五彩斑斓的无名小草,还有在秋风中打转的金黄麦浪。最感人的还是那些藏民老阿妈,她们常年辛劳在田间地头,背负竹篓,捡拾牛粪,憧憬着美好的日子,还有富裕的生活。虽然高高的海拔、生活的重负,让她们直不起腰。灼热的紫外线、干燥的空气,在她们的脸上过早地留下了日月沧桑。但只要看到我们,献上的就是生动的笑容,高高举起的洁白哈达,还有口中喃喃的“扎西得勒”。

  三年来,我和同事,一直关注尕楞乡的民生,争取无锡各方面的支持,搞了不少扶贫活动,比如:给哇龙幼儿园孩子送迪士尼玩具,无锡民建为牙尕村民资助“民建牛”,永兴寺给乡中心学校贫困师生连续三年送温暖,富星地毯公司为建设堂学校提供爱心地毯,曲卜藏村生态羊养殖和今年乡政府旅游栈道项目等等。为村级集体经济“秀日酩馏”设计广告语—“传承800年的手工技艺、阿尼夏梧山的圣水、海拔3000米的粒粒珍稀的黑青棵”、“高原扶贫酒,可以喝一点”等,在业内已经具备一定知名度,经无锡展鹏科技援助扩大酿造规模,率先走进无锡经销。

  好事要办好,也是不容易的,需要细而又细,方法得当。为组织好“民建牛”活动,我和李洺跑遍县里养殖大户,把西门塔尔牛、荷兰奶牛、本国黄牛、藏牦牛等详细调研了一遍,它们的价格,年产多少奶、长多少肉、费多少料,生活习性、管理方式等等,不仅要自己会算帐,还要让藏民懂。经过反复努力,村民最终听懂了、有招了。

  曲卜藏村口有一座大牌坊,一条清澈湍急的小溪把村子分成两半,几头黄牛在悠闲地溜达。村委会大院里,群众正在等候。刚才还阴沉沉的天空,一会儿便敞亮了起来,飘来了几片云朵,长长的、细细的,五颜六色,既像哈达,又像彩虹。今天,已是项目第四次分红了!这次分红,金额36000元,其中25200元用于村集体公益性事业,其余10800元分给建档立卡户和其他贫困户共55户210人。每户可分得200元。大家的脸上洋溢着笑容,弯曲的腰脊也挺直了,他们相信:小康的日子来了!

  曲卜藏生态羊养殖项目,是东西部扶贫协作全市第一个当年投产、当年收益的。三年来,项目累计收益超过40万元,养殖规模从最初380只,增加到现在470只,两名贫困户有了放牧岗位,每户增收2万元,全家不愁吃喝了。

  晚上,公却副乡长开车送我回县里,路过查汗都斯乡红光村(这里有红军修建的唯一清真寺,孕育了“不忘初心”西路红军精神),他告诉我关于“许乎”的故事。小时候,父亲外出办货,回来时住在红光村撒拉族“许乎”家里,要人送信,让他去接。他不知道“许乎”家在何处,以前农村又没有门排号。周边的老人告诉他,带上自己家的骡子,跟着走,就能找到,结果正如此言。

  “许乎”是藏语,汉意为可以依赖和托付的“朋友”,这是循化特有的专业名称。由于全县撒、藏、回、汉一家亲,历史上彼此往来、代代相传,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比如:撒拉族工匠到藏区去做皮靴,要多日住在藏民家里。藏民将牛羊贩给撒拉族,也要吃住在撒拉族百姓家里等等,形成了体现民族团结的独特符号。

  “许乎”既是老一辈的美好回忆,也是各民族脱贫攻坚的共同实践。“‘梁溪—循化’东西部扶贫协作携手奔小康”为这一名称增添了新的内涵。三年的挂职经历,让我感恩这片神奇的土地,还有共同奋斗的各族“许乎”朋友们!

  “尕楞”藏语意为“长柱子”,是因境内两条自然形成的形似柱子的岩石伫立而得名。两天后,我在查汗都斯乡苏志村不远处的山口,找到了它们,就在那里,东西守望,不离不弃!

                                                                                                                                                                                 2020年12月19日

  (作者:梁溪区委常委、原统战部部长,挂职循化撒拉族自治县县委常委、人民政府副县长朱雄)